他与王杰比销量,写“黄书”,如今却说希望被遗忘?

   日期:2021-03-10     浏览:0    
核心提示:20世纪80年代,灿烂的民歌时代画上句点。随之而来的,是一拨偶像流行歌曲的兴起。最近火爆社交网络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就是

20世纪80年代,灿烂的民歌时代画上句点。

随之而来的,是一拨偶像流行歌曲的兴起。

最近火爆社交网络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好的作品不会过时,唱这首歌的张洪量却很少有人知道了。

本应该继续在乐坛继续创造辉煌的他,现在却说,希望不再有人听他的歌。

为唱歌放弃年薪百万的工作

1959年,张洪量出生在台湾。

家境优渥,父亲是有名的医生,十分注重教育。

自小张洪量读很多书,十几岁他就通读了《毛泽东语录》。

张洪量十分争气,大学顺利考入了台湾最高学府——台大。

按照父亲的意愿,他选择了医学专业。

成为一名医生,对于张洪量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

好学生张洪量有一个爱好——听歌。

他对音乐很敏感,每次听《黄河大合唱》,都会感动的热泪盈眶。

大学时,他按自己的想法加入了音乐社团,认识了很多玩音乐的朋友。

在乐团里,他学什么都很快,唱歌也好听,经常被夸赞。

张洪量很享受这种感觉,萌生了成为一名歌手的想法。

上世纪80年代,一个牙医的收入可以达到一个月15到20万台币。

对于父亲来说,社会地位高的职业才应该是张洪量的追求。

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是父亲绝对不允许的。

毕业后,张洪量按部就班的进入了牙科诊所工作。

枯燥的看诊生活,让他越发感到这个工作不适合自己。

长期以来,大家长式父亲的压制,让张洪量更加透不过气。

他急需一个出口。

张洪量看着自己所作的一首首歌,不愿它们就这样埋没在黑夜里。

张洪量常说,他是“革命派”。

他决定“起义”。

“小白”张洪量拿着自己的作品找唱片公司。

很快,他的才华就受到了一家唱片公司老板的赏识。

但作为新人,唱片公司要求,张洪量自己承担发布唱片的全部费用。

1987年,张洪量拿着自己做牙医赚的钱,兴致勃勃的发行了第一张专辑《祭文》。

这张专辑,充满哲学思考,是有关中国文化的一次探索。

但在30几年前,这张专辑里的歌太晦涩难懂了。

最后这张专辑卖了1000张。

刚刚涉足乐坛的张洪量对销售量还没什么概念,甚至觉得能卖千张还挺不错的。

同年,王杰发行专辑《一场游戏一场梦》,大卖25万张。

张洪量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第一次音乐尝试是惨淡收场。

仅靠喜欢是无法在职业道路上走远的。

他开始反思。

张洪量发挥自己理科生的特长,进行市场调查,研究当时走红歌曲的风格。

什么样的曲调,什么样的歌词表达更适合当时的市场,张洪量做了详细的数据统计。

根据研究报告,作出了一版适合当时市场的曲子。

那时张洪量有一个很喜欢的女孩。

有一天晚上,张洪量在女孩家楼下等她,台风都要来了,女孩也没有下楼。

张洪量讪讪离开。

回想着自己这段没有开始就结束的单恋,感情受挫的张洪量,灵感爆发。

“莫名我只喜欢你,深深地爱上你。”

回到家后,他提起笔很快写出了一版歌词。

曲子有了,歌词也有了,他的歌《你知道我在等你吗》问世。

1989年,张洪量关掉了诊所,把自己的“研究报告”展示给原来的唱片公司。

唱片公司负责人,对只卖了一千张专辑的张洪量失去了信心。

负责人承认歌很好听,希望这首歌能给别的歌手唱。

张洪量不同意,转投到滚石唱片。

到了滚石唱片他得到了同样的答案:给别人唱吧。

张洪量很失望。

既然不让自己唱,那就不要发表。

研究成名之路,大获成功

张洪量出众的才华,使他获得了在唱片公司工作的机会。

他在滚石唱片为赵传、张信哲等歌手做专辑。

张洪量负责的《美丽的新世界》专辑做出来后,获得了四万台币的报酬。

拿着这笔钱,张洪量把《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写成弦乐四重奏,录了出来。

再次拿给老板听。

这次完整版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彻底打动了老板,当即就决定拿这首歌当主打歌,并由张洪量自己演唱。

同年,张洪量发行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心爱妹妹的眼睛》。

主打歌《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凭借朗朗上口的歌词,流畅的曲调,一经发出风靡全台。

这一年,张洪量30岁。

在当时的台湾,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收入,当歌手都不如牙医。

成为一名歌手,还没有当牙医时赚的二十分之一多。

张洪量不后悔。

成为一名歌手太好了,他本就是思想自由的人,他不应该只困顿在一个世界里。

张洪量在乐坛混的风生水起。

他遇到了各路大神,为《水浒传》创作所有配乐的赵季平,音乐才子李宗盛。

陈凯歌导演拍摄《霸王别姬》时邀请张洪量来参与电影音乐制作。

可见,张洪量的音乐创作能力,业内人是很认可的。

张洪量在剧组跟随音乐创作的同时,电影创作过程也深深吸引了他。

张洪量看着陈凯歌导演把戏曲故事拍的如此唯美,他心动了。

后来在采访中,他说:“配乐部分被赵季平抢去了,主题曲工作被李宗盛用行政权力抢去了,不过我也没什么损失,跟了一个月,坐在导演组的监视器旁边学拍电影。”

张洪量又有了新想法,他想拍电影。

1995年,他考入了世界顶级电影学院,纽约大学电影学院,成为李安的同学。

艺术是相通的。

音乐带他找到了电影,在学习电影的过程中,他也看到了音乐的另一种可能性。

留学期间,他学习研究了有一部叫《广岛之恋》的电影。

这个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已婚法国女人,去日本广岛拍摄宣传和平的宣传片。

在拍摄中,她爱上了一个参与过二战的日本男人。

两个人抛开世俗,疯狂的相爱了24小时。

之后,他们分开了,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那时,张洪量刚刚与一个异国女生分开,电影里边缘的爱恋刺痛了他的心灵。

他把感悟写成了一首歌,就是那首广为流传的《广岛之恋》。

“不够时间好好来爱你,早该停止风流的游戏。”

兜转于牙医和歌手之间

2001年,张洪量回国,为自己的毕业硕士论文寻找灵感。

他回国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将自己创作的歌曲发行。

他找到了当时红透半边天的莫文蔚,与她一起合唱那首《广岛之恋》。

张洪量声势浩大的回归了。

本来打算三个月的宣传,不到一个月这首歌就火的一塌糊涂了。

这首歌收录在莫文蔚《做自己》专辑中,大卖80多万张。

他的父亲却并没有因为他事业的成功感到高兴。

在父亲心里,歌手是戏子,是低人一等。

自张洪量进入娱乐圈的那一刻起,父亲就整日郁郁寡欢。

张洪量看着年事已高,每天忧心自己的父亲,有些心疼。

已是不惑之年的他,已经没有了当年那般的少年锐气。

“革命派”的张洪量,决定“归降”,他也想让父亲高兴。

张洪量重操旧业,回到了牙医诊所。

无论多忙,他都坚持每周至少问诊一次。

在这一周一次的看诊中,他遇到了各式各样的人,听了无数种故事。

他常说,自己的作品从不是空穴来风,都有故事。

张洪量逐渐爱上了做牙医,甚至在新专辑发布时,还抽取幸运粉丝为他们看牙,还赠送钻石,镶嵌在幸运观众的牙上。

张医师的医术像他的歌一样,广受好评。

为梦想放弃其他事业的人很多。

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还将自己本身的职业经营的风生水起的只有张洪量。

张洪量不只是歌手

2011年,张洪量被拍到与一位金发碧眼的女性举止亲密。

随后在活动中,张洪量承认是自己的妻子,已经结婚很多年了。

孩子们也被张洪量保护的很好,从未被暴露在大众面前。

直到2015年,一向低调的张洪量,主动带妻子和孩子出现在镜头前,为自己写中国文化的书《黄书》做宣传。

跨国恋、有两个混血小孩的家庭,让张洪量加深了中华文化传承的思考。

张洪量想,随着时光的流逝,可能越来越多的人丢失对中华文化的探索。

于是,他加快步伐完成了这本关于“黄种人”的书《黄书》。

张洪量说:“我从小就很爱国,我以前还给媒体写过一篇‘如何认识毛主席’的文章,这和我后来的《黄书》有很大关系,那时看《毛泽东语录》,就发现我很有民族的脊梁。”

学者评论这本书:西方工业革命以来,黄种人世界最提气的一本书!

这是张洪量的另一重身份:社会人类学作家。

这本书里,也写了很多有关华语乐坛发展的看法,将音乐置于历史文化发展的大背景之下。

张洪量从来不把自己局限在一个身份中。

2014年,他发行了新专辑《爱情神曲》,歌词中蕴藏着浓厚的人生哲学和思想,唱出对爱、青春、梦想的感悟。

有人评价他为:音乐思想家。

在发布《爱情神曲》这张专辑之前,张洪量已经十多年没有发布新专辑了。

他说:我觉得乐坛16前的歌和现在的歌,没什么区别,这就是我回归的原因。

他希望自己做的音乐,能够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张洪量总是说,希望被时代淘汰,没有人再听他之前的歌,这说明华语乐坛向前迈了一大步。

这是张洪量的大局观。

很多人评价,张洪量是最会看病的歌手,最会唱歌的作家,最通历史的牙医。

张洪量却不喜欢这个的评价,这样让他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到位。

张洪量从来不想自己的作品永远有人记得。

不论是音乐、书籍还是电影。

他更愿意成为时代的“残骸”,是他被烙下时代的印迹,而不是时代刻有张洪量的名字。

这首歌到底有什么魔力,引得老狼、赵雷众多民谣歌手争相翻唱?

组过团的小混混,是唱火OST的实力派歌手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