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去世,弟弟参加老山“敢死队”牺牲,连队干部有错?

   日期:2021-03-26     浏览:1    
核心提示:【张朝春烈士(1963-1985),安徽宿县蒿沟乡高滩村人,1982年入伍,1军1师1团四连副班长,1985年3月9日在老山防御作战中牺牲,追

【张朝春烈士(1963-1985),安徽宿县蒿沟乡高滩村人,1982年入伍,1军1师1团四连副班长,1985年3月9日在老山防御作战中牺牲,追记二等功,安葬于原籍】

1984年12月8日,浓雾笼罩老山地区,南京军区轮战部队、1军1师1团的一支队伍,越过越军设下的数道“死亡线”和雷区,进入了炮火连天的阵地。

1团四连一班坚守的166高地,是阵地的前沿,而张朝春的位置就在这个前沿的一号哨位上,如果说,这个高地是我军插入越军防线的一把利剑,那么张朝春和他的两名战友负责的哨位,就是这把利剑的剑锋。

这里三面受敌,30多米处就是越军的前沿指挥所。白天,越军不断打冷枪冷炮;夜晚,越军的特工队又常常出没在周围。作为副班长,张朝春深知任务艰巨。

生死线上的日日夜夜,是严峻的考验。由于越军炮火的封锁,战士每天只能吃一顿饭。机枪射手小董的饭量大,张朝春总是把自己的饭匀出一些,让他多吃些。干渴比饥饿更令人难熬,他们取水要到越军火力控制下的一个山凹里去背,那儿地雷密布。张朝春主动去背水,先后15次下山凹,每次来回2公里,次次与死神相伴而行!

阵地上展开了冷枪冷炮的对抗,张朝春手中的狙击枪大显神威。在53天的防守中,他们全班共击毙35个越军。他在协助班长指挥战斗的同时,还毙敌4名、摧毁敌火力点2个和屯兵洞1个,把阵地铸成了铜墙铁壁。

这天,送饭的战友给张朝春捎来了一封家信,打开一看,张朝春顿时呆住了:爸爸已在两个多月前去世了。爸爸临终时有遗言,要求“我死后,暂时不要告诉朝春,不要叫他回来奔丧,他正在前线,不要分散他的精力,要他好好干”。张朝春擦干泪水,给哥哥嫂嫂写了一封信,请他们辛苦照护好年迈的母亲和两个弟弟。

然而祸不单行,不久,他新当选为村长的哥哥,因意外触电猝然身亡。这给他的家庭带来极大的困难:母亲多病,弟弟还小,哥哥又倒下了,怎么办?没过多久,指导员又交给张朝春一封厚厚的信:这是女友退回给他的信和照片,意味着从此绝交。

张朝春遭遇人生的极大困难,他默默地承受和坚持,履行一名战士的职责,于1985年1月4日,在火线加入组织。

2月下旬,连队接到了攻打小尖山的任务。小尖山坡陡路滑,地雷密布,要拿下它实非易事。连里决定组织突击组实施强攻,突击组就是人们常说的“敢死队”,参加突击组就意味着随时面临牺牲的危险。

张朝春向连长、指导员请战,两位干部跟他坦言:“你家里连遭不幸,我们考虑,你还是参加后方的行动。”但张朝春并不甘心,五次请战参加敢死队,态度十分坚决,连队干部最终同意了他的参战请求——这可能是两位干部很后悔的一件事,今天的读者也可能会为此而指责他们:为什么不像《拯救大兵瑞恩》中的情节那样,让张朝春退到后方来呢?事实上,只有置身战场,才能感受到一位忠诚战士的奔涌血性,才能理解连长指导员为什么难以拒绝,这也是人民军队敢于牺牲、不可战胜的答案之一!

3月8日,在我军强大炮火的掩护下,代理排长孔兴华和张朝春、张来春3人冲出洞口,向小尖山飞奔。忽然,一颗炮弹在他们身边爆炸,孔兴华、张来春壮烈牺牲。排长罗诚带领第二突击组立即赶了上来。

“张朝春,连长让你快撤下去!”“不,我要给战友报仇!”张朝春不愿撤下,随罗诚小组冲上了小尖山高地。接着四次打退越军的反扑,其间,他一个人就击毙了4名越军。

这时,阵地防御火力不足。连长命令张朝春到高地搬取火箭筒。9日凌晨,张朝春开始向前摸去。此刻,天正在下雨,而途中要翻越越军眼皮下的一个山包,只有沿着挂在峭壁上的湿滑山道行进,步步艰险。

张朝春好不容易摸到了我军的一个猫耳洞,看见了战友王学武在里面。张朝春在洞旁喘口气,可能预感到后续的战斗很凶险,托付王学武说:“如果我牺牲了,请你帮我办两件事,我身上还有5元钱和一块手表,请交给指导员。另外你探亲时,到我家去看望一下我的母亲吧。”

不料一语成谶,这句话成了他的遗言。张朝春接近高地时,越军的一颗炮弹在不远处爆炸,巨大的气浪把他掀下了悬崖,这位勇敢的战士当场牺牲。

走下战场,指导员聂义端十分痛惜:“张朝春入伍后,年年评先进,多次受嘉奖,不管干什么都冲在前面。”在烈士的遗物中,有一本张朝春的战场日记和一封没有发出的家信。他在日记中写道:“战斗难免有流血和牺牲,但负伤要负得光荣,死要死得有价值,活要活得有意……为了祖国母亲的安宁,我愿意牺牲我的一切,包括生命和爱情。”

在没有发出的信中,张朝春写道:“父母亲大人……这也许是我的最后一封家信了……再过几天,我们部队就要再赴前线了。还记得我回家时唱的《再见吧,妈妈》这首歌吗?‘再见吧妈妈!再见吧,妈妈!……假如我牺牲在战场上,你会看到盛开的茶花……’如果你们有一天接到我的‘烈士通知书’,望你们不要难过,不要悲伤,你们要为有我这儿子感到骄傲和自豪……”

在烈士的家乡宿县高滩乡高滩村,张朝春的母亲年逾花甲,老人流着泪说:“朝春儿,在家里不讲吃,不讲穿,肯帮人,是个好孩子……”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